沙特石油政策的困境

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发行全球债券(来源: Bloomberg)

沙特阿美计划在2季度融资收购石化工业巨头Sabic,很可能将首次发行囯际债券提供融资支持。根据Al-Faih,阿美债券将以美元计价。收购的交易规模大约是700亿美元,阿美债券发行规模不可能与交易金额十分接近。就在本周三,沙特刚刚发行75亿美元的主权债。

 

挪威下调2019年石油产量预期至30年来最低(来源: Bloomberg)

根据NPD,挪威2019年石油产量预计为142万桶/,预期较2018年产量下降4.6%。新项目在2018年进展滞后是下调产量预期的重要原因。但是在更长期,NPD再次强调了油气产量在2019年之后将会上升,并且在2023年将达到一个新的峰值。

 

ARA地区燃料油库存明显上升(来源:PJK)

PJK国际:欧洲贸易枢鈕三大交货港(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安特卫普)本周汽油库存降至136.7万吨,之前一周为137.4万吨。燃料油库存增至149.3万吨,之前一周为120.7万吨。航空煤油库存降至55.6万吨,之前一周为580万吨。

 

点评:油价周四只是小幅下挫,尽管美股收涨,说明两者的相关性在下降,在走各自的基本面。在继沙特发行75亿美金的主权债后,石油巨头沙特阿美计划发行美元债以为收购Sabic进行融资,预计规模不会显著低于700亿美元。沙特债务对GDP未来还有非常大的増长空间,但是从债务増长速度来看,沙特的财政压力十分突出。长期来看,沙特将经受债务规模扩张和财政赤字的双重压力。压力之下,沙特的石油产量政策可能是畸形的,只能维护短期利益却无法兼顾长期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