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汇石油董事局主席薛光林:解决气荒根本还是要建立和发展天然气战略储备体系

来源:第一财经

         2017年冬天,煤改气用气量增速过快加之中缅管道气减量,居民供暖一度出现困难,“气荒”现象引起社会关注,我国储气环节存在的问题随之暴露。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建成12座地下储气库,工作气量仅占全国天然气年消费量的3.6%,储气水平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的15%。  

       3月6日,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在答记者关于气荒问时指出,天然气供给紧张暴露出我们在天然气产供销和基础设施方面存在的体制机制不足的问题,其中,储气能力不足是一个很大的短板。目前上海已经达到了15天左右的储气能力,发改委正在总结上海做法向全国推广,力争在短时间内做到各地都有10天左右的储气能力。同时,供气企业和产气企业也要保证有3到5天的储气能力。  

       光汇石油董事局主席薛光林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在需求增长巨大的情况下,气荒可能还会再次出现。要解决气荒问题,需要加快海外拓展的步伐,为民企参与天然气勘探生产、管道和储罐建设运营创造良好条件。但从根本上来说,解决气荒还是要建立和发展天然气战略储备体系。  

      战略储气应对“天然气荒”

      第一财经:近几年,中国南北方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天然气荒”,作为二十多年业内专业人士,您认为造成这个情况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薛光林:随着我国天然气生产、消费增长迅速,基础设施建设取得较大进展,未来扩大我国天然气覆盖面和提高天然气普及率,让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能共享天然气的清洁性,使得健康水平和生活质量得到提高成为以人民为中心发展经济理念的必然选择。但同时也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这是因为国内天然气市场体系还未完全建立,市场不能获得有效的调配。而且天然气战略储备发展相对滞后,难以保障天然气安全平稳供应。  

     过去十多年,天然气需求快速增长。到2015年,我国用气人口数才占总人口的18%,还有80%多的人民群众还不能享用到天然气,而新型城镇化对高效清洁的天然气需求将不断增长。据BP能源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国天然气储备能力尚未达到100亿立方米,地下储气库和LNG有效储备总量仅为80亿立方米,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第一财经:对于缓解气荒您有什么建议?建立和发展天然气战略储备需注意哪些问题?光汇石油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油气企业之一,在油气储备方面,做了哪些方面的布局?  

      薛光林:根据国家规划,到“十三五”末,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比例将达到10%,而目前还不足5%,巨大的需求增长意味着气荒还会可能出现。  

       要解决气荒问题,在国内气源生产增量不足的情况下,需要加快海外拓展的步伐;同时还需理顺国内市场供需关系,为民营企业参与天然气的勘探生产、管道和储罐建设运营创造良好的条件。但从根本上来说,还是要建立和发展天然气战略储备体系。  

       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出发,可参照国家石油战略储备模式,统筹考虑,尽快建成一定规模的国家天然气战略储备,形成战略储备和商业储备相结合的天然气储备体系,鼓励各种投资主体参与天然气储备设施建设。并且完善气源供应通道,重视多方向国外管道气及进口LNG等多气源“准储备”方式。  

      国家有必要大力推动天然气储备建设,在此基础上,建议相关部门尽快建立适合我国实际的天然气战略储备管理模式,比如成立国家天然气储备中心,负责国家天然气储备基地规划、建设和管理,承担天然气战略储备收储、动用任务。同时,发挥储气库的商业和金融功能,逐步放开价格管制,建成储气服务交易市场和天然气现货、期货交易市场。  

      光汇石油不仅在新疆拥有吐孜气田和迪那1气田两个储量超过1200亿立方米,年产天然气2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田,还一直积极参与油气储库基地建设以社会和商业石油储备为国家石油战略储备体系做出积极的贡献。目前,光汇石油在深圳、舟山、大连等地已建和在建的油气储库达1200多万方,在国内位居前列。  

   “互联网+”打造消费升级

      第一财经: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推进消费升级,发展消费新业态新模式。“据了解,光汇石油也有传统产业转型消费升级的新模式,请问光汇的这个新模式主要方向是?  

      薛光林:光汇石油主要是从事上游油气田勘探开发、石油仓储码头、油轮运输、国际贸易及海上保税供油、成品油批发零售、加油站以及创新的石油电商平台-光汇云油等业务。创立25年来,一直专注于石油能源行业,以发展实业为主,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打造了一个品牌、一个上市公司,建立起实体产业链。集团海内外总资产近千亿人民币,已累计为国家创造税收二十多亿元。  

       通过25年的努力发展,已经在海内外油气能源市场建立起良好的实业基础和业务渠道,赢得了良好的声誉,成为中国民营石油企业在国内外能源市场的杰出代表。近年来,又利用自身产业链优势,结合移动互联网,创新推出的光汇云油电子商务平台,以“储油惠民,方便百姓”为使命,不仅创新了石油储备模式,更加利用创新业态改变传统加油消费模式,让大众消费者享受到低油价的实惠,不仅利民惠民,同时也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成为引领行业改革与创新的典范。  

       一方面,可以在实现大众储油的同时,利用互联网+,改造传统石油流通体系解决石油能源行业供需匹配和协调发展问题;另一方面,大众储油也可以为老百姓提供新的投资和财富增长渠道,让大众消费者不仅可以抵御油价上涨的风险,还可分享其中的市场红利。  

       第一财经:光汇云油是光汇石油“互联网+”战略的主要平台,它是如何通过“互联网+石油全产业链”上打通B端重资产和C端消费者的?它的愿景是什么?  

       薛光林:光汇石油在新疆、渤海和南海有上游油气区块,在线下有已建和在建的石油储库1200多万方,在新加坡和香港有原油期货交易团队,有遍布五大洲的远洋油轮,自持和联盟加油站也有上千家。这些重资产正是“光汇云油”APP赖以服务消费者的产业基础。我们布局的“互联网+”,不是一个简单的产业互联网技术化。而是通过“加油消费”这个广大车主的刚需,巧妙的将石油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和消费者对接起来。他们可以在光汇云油平台上储油,规避油价上涨风险。在此基础上,我们打通支付场景,让消费者便捷加油,还可让用户享受增值回报。目前,我们已经累积了500万用户,其中大多是车主用户。作为车主,除了加油之外,他还有停车、车险、汽车维修、智能通行、汽车金融等消费需求,这个汽车后市场服务有着数以万亿计的规模,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一个“油、车、生活”生态圈。  

        实体企业融资门槛偏亟待降低

        第一财经:光汇石油成立至今已25年,在多年的运营过程中,面对实体企业融资日益艰难的现状,您如何看待这一状况的出现?  

        薛光林: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长久稳定健康发展的基石,只有实体经济得到健康发展,国家才能长治久安。近年来,由于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影响,中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转向“新常态”的中高速前行,实体经济的利润率不断下行,投资实体经济回报很低。加上近些年一些投资机构、互联网金融等所谓追逐“风口”和击鼓传花的投资理念的推波助澜下,不顾社会资源巨大浪费的互联网经济“虚火很旺”,造成大量社会资金严重“脱实向虚”,都在追逐暴利和快钱。导致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实体经济的经营和融资环境越来越差,融资成本越来越高,从不同渠道的贷款利息率都是高居不下。  我认为,必须尽快遏制高利贷的蔓延,给整个中国融资体系和“一夜暴富”的社会狂热降降温,健全完善实体经济的融资环境,降低实体经济的借贷成本,挽救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实体企业降低融资门槛,给有生存发展潜力的企业提供发行企业债券、上市融资等直接融资途径。  另一方面,当下很多实体企业,特别是民营实体企业,不是产业和企业出了问题,由于市场萎缩低迷,造成了流动性困难,银行经过研究并判定,应该继续给予续贷支持。而且在操作上,建议在当前的经济运行条件下,恢复银行贷款的借新还旧政策,为符合条件的实体企业解决流动性困境,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净化金融环境,让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大政策真正落到实处。